• 注册
  • 综合媒体 综合媒体 关注:6 内容:52

    中国动漫如何讲出好故事?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本文语音阅读 播音源:Aixia

    • 综合媒体
    • “为什么很不错的中国动漫我看得索然无味?”

      “中国动漫产业为什么很难像日本一样频繁产出优秀作品?”

      “曾经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去哪了,中国曾经优秀的动画实力为什么断代了?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小蝌蚪找妈妈的经典美术片时代已经过去,而当代中国动漫形象也一直在更新。


      无论是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,还是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《熊出没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,出圈的动漫IP形象未曾间断。

      但每当人们聊起“中国动漫”,零零散散的评价指向同一个疑问:中国动漫能不能讲出好故事?


      就这个话题,周刊君专访了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,聊了聊中国动漫的现状及发展。

      “外在爽”转向“内在美”

      “注意力”转向“情感力”

      玄幻、穿越、仙侠等“爽感题材”,是如今中国动漫的常用的故事类型。


      以血统论高低、以技能论成败、以动作博眼球、一言不合就要开战、以战胜大boss、完成复仇为结局,整部动漫看下来的确过瘾带劲、酣畅淋漓。

      但刺激过后,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      宋磊看来,国产动漫的提升,不仅要满足大片的制作效果,更要在剧情和故事上下功夫。

      “看完动漫后能否给人带来内心感悟和情感收获,能否让人带着有价值、有意义的东西回归到生活中,无论对创作者还是观众都很重要。”宋磊提出了中国动漫“从外在爽到内在美”“从注意力向情感力”升级的理念。

      架空世界里的噱头只能一时刺激感官,转瞬即逝;有精神力量的好故事才会长久地打动人心。

      这种“情感力”和“内在美”,可能是看《洛克王国3》里泼辣的女海盗深情谈起养父救自己的经历,联想到父亲对自己的疼爱;可能是看《藏羚王之雪域精灵》里小男孩坚决挡住父亲射杀藏羚王的枪口时内心的动容;可能是《犹太女孩在上海2》里被犹太女孩与中国男孩阿根真诚友谊感动后,也想到了自己的几个老友……

      中国动漫如何讲出好故事?

      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道德、职业精神、梦想……这些“想象照进现实”所带来的触动,是宋磊眼中点亮一部动漫好故事的精妙所在。


      “情感力”是好故事的核心,正如同“内在美”才最能展现动漫人物的魅力。

      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哪吒,即使对命运迷茫困惑,依然愿意竭尽全力去顽抗;《少年毛泽东》里毛泽东将大鸟放飞蓝天,寄托着他自己飞向更远世界的心愿。

      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里的孙悟空,并不是他的冷酷张狂,而是他对江流儿的珍视和依赖,才让他成为一个立得住的英雄。

      中国动漫如何讲出好故事?

      这些深刻的触动,远不是只有技能强大、姿态碾压的动漫英雄形象能达到的——仅以高强武力去解决问题,即使画风震撼也是空洞无物。


      唯有灵魂强大、对抗挫折的英雄形象才能打动人心,让观众转化成“我想成为TA”的认同型互动。

      “比展现人物自我成长更高阶的,是更深远的道德抉择和大局观。”更有深度的故事也是宋磊所看好的方向。

       

      《画江湖之不良人》里,小游侠李星云与朋友们周旋于江湖,后来才发现自己是唐代君主后裔。此刻他不能仅限于关注自身成长,功夫高低,而是思考究竟是继续做自由游侠,还是去做一个扛起国家、对天下人的命运负责的君主。

      中国动漫如何讲出好故事?

      “目前中国动漫世界里,架空世界的英雄多,现实世界的英雄少;注意力元素的英雄多,情感力元素的英雄少。关注自我成长的英雄多,为人民谋幸福的英雄少。”宋磊看来,集技艺+性格+道德三位一体的动漫英雄形象,还需要多多去创造。

      塑造有灵魂的人物形象并不容易,出色剧本也需要反复打磨。


      在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里,“哪吒火烧太乙真人裤裆”本意是为了表现哪吒的精灵古怪,讨观众一笑,但依然陷入了“外在爽的噱头:既无美感,也感受不到文化内涵。


      “对剧本的把控环节,在中国动漫产业流程上是缺失的。否则完全可以避免一些影片上映后才会发现的低级问题。”


      与其在电影上映后通过影评去发现问题,宋磊更推崇将这一过程前置:影片未上映时,“剧本医生”就介入对剧本的矫正和修改阶段。

      这种在国外已经专业化的职业,同样值得在国漫的剧本创作中发挥作用。专业人士将审视剧本,发掘漏洞、对不精彩的对白、情节、设定大刀阔斧地改造,甚至一直修改到开镜后——为了将故事讲得更好。


      用内容讲一个“好故事”

      用创意“讲好”一个故事

      当动漫故事有了雏形后,如何以新潮受欢迎的方式表达出来,是对动漫创意的考验。

      假设一部动漫意图宣传高铁文化,围绕“高铁技术如何厉害”去构思,只能做出一部索然无味的宣传片或科普片。


      “唯有用记叙文讲故事的创意方式,一步步引导读者的喜怒哀乐,才能让人在整部动漫里对所要宣传的事物产生价值观的共鸣。”

      创意巧妙的《女孩和捻角羊》正是这样做的。

      它讲述了两者在山上相遇,从互相恐惧到结为朋友的经历。故事发生的山坡背后,高铁呼啸而过。“一带一路”的中国高铁,如同女孩和捻角羊之间的情感连接,在国家之间建立起友谊纽带。

      中国动漫如何讲出好故事?

      在宋磊看来,将中国文化内核巧妙糅进国际化的表达形式,这种创意操作也适合中国动漫的海外传播。

       

      在《孔小西与哈基姆》里,中国孩子孔小西在沙特家庭里用中国烹饪智慧打造两国合璧美食,帮助沙特朋友的餐厅在当地西式餐厅的竞争中胜出,潜移默化地传播了中国美食和风俗文化。

       

      充分了解传统文化的内涵,是好创意的基础。

       

      《阿唐奇遇》创新大胆地以茶宠为主人公,但作品并没有打响,原因并非茶宠形象太过小众,而是故事本身没编写到位:整部剧集中于茶宠与机器人的混搭,并没有体现出茶文化的精妙。

      取材于西汉淮南王刘安发明豆腐的《豆福传》,同样走向了豆子和外星人开战不伦不类的情节,难以让人从豆腐文化中有所感悟。

      想要塑造出好故事和形象,需要充足的时间打磨剧本。制作一部动漫,4-5年的创作周期较为充裕。

      在阐述中外创作的异同中,宋磊提到灵感和细节的构建不仅需要时间,也极费心思。


      与中国动漫剧本往往是导演根据个人喜好拍板创意方案不同,西方动漫的剧本创意采取“竞争上岗”模式:被选中的版本,是从多个方案中脱颖而出的优胜者。


      在剧本的创作模式上,也并非一两位编剧挖空头脑,面面俱到地去构思全部,而是采取10-20人的集体创作模式,对剧本细节、打磨人物台词、铺垫展开世界观、把握叙事节奏等集思广益。


      即使动漫是虚拟意境,但在好的影片中总能看到对实景还原度很高的唯美画面,这就得益于对细节的漫长打磨。

      《狮子王》的制作团队会到非洲实地采风、研究当地的环境、风土人情,仔细观察动物走路的姿态;《海洋奇缘》的导演带着动画师、音乐班底来到斐济、大溪地等南太平洋岛屿找寻一手素材。


      《寻梦环游记》里墨西哥亡灵节盛大壮观的画面,也是团队成员在亲身经历节日盛况后精心制作的结果。

      为何中国动漫的剧本编写过程,很难有这样丰富细致的研制阶段?

      单是“充足的筹备时间”就难以达到:国外动漫电影的筹备期约为五年,而在中国,这个时间被压缩为不超过三年。

      从动漫“作品品牌”转型为

      “导演品牌”和“公司品牌”

      在资本迫切催促回本盈利的情况下,中国动漫制作自然会对“打磨好内容”妥协,而“讲不出好故事”又反向影响了动漫产业的盈利能力。


      这与中国动漫尚未形成一条成熟产业链密切相关。而成熟产业链的核心,就是需要打造中国动漫的品牌价值。


      “目前的中国动漫好作品,往往打响的也是一部作品的品牌,而单部影片的影响力是有消退周期的。”


      宋磊倡导,中国动漫的未来要开展品牌建设,从“作品品牌”向更有生命力的“导演品牌”和“公司品牌”上转型,将某部作品做成某某出品必属精品的品牌效果,从而形成较高的市场预期,推动该品牌的可持续发展。

      中国动漫如何讲出好故事?

      西方动漫早已尝到了建立品牌的甜头。

      只要迪士尼动画、皮克斯动画或宫崎峻工作室的新片问世,观众都会去看。它们所属的品牌就是票房和周边衍生品的销售保障。


      品牌价值做起来后,“衍生品授权前置”也可以实现。迪士尼《冰雪奇缘》影片未上映时,艾莎的蓝色公主裙已经摆在商场里,不仅创造了更多收益,也对影片起到了预热宣传效应。

      中国动漫如何讲出好故事?

      正处于发展黄金期的中国动漫,已经诞生如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和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好作品,但由于对市场预判不确定性,各方无法承担成本和仓储的风险,也不敢贸然去投资和制作周边。


      “票房可观的好作品却未能在周边衍生品上获得应有收益,是非常可惜的。”在宋磊看来,如今是国漫发展的黄金期,建立有号召力的动漫品牌更加紧迫。

      从更大的视野看,若想“中国动漫”四个字在国际市场上“打响品牌”,有怎样的突破点?

       “国风,作为一种独特的中国审美,是可能带领中国动漫的未来走向世界的。”宋磊提出,创造新的审美习惯是可以引领市场的。

      90年代日漫的崛起,将二维动画铺满了全球六成市场。迪士尼动画公司迅速反击——创造出三维动画并将其变成世界主流审美,重新夺回世界动漫审美的话语权。

      中国国风审美正同一把新的利剑,不仅为“讲好中国故事”提供了独特性,更为中国动漫在国际市场开辟出一条新路——宋磊强调,其重点不仅是画面中有东方面孔、中国山水或中式建筑等典型的中国符号,更是以独特的内在中国价值观,去展现国风的灵魂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研究中国动漫产业近二十年,宋磊谈到他所感受到中国动漫产业的两大变化。

      一是提起中国动漫,大家不再觉得这是只给小孩子看的低幼作品。


      如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《白蛇:缘起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让很多人意识到中国动漫也可以很酷炫,很成人,本不会去消费国漫的观众成为票房主力,也成为票房拓展空间的新增量。


      从低龄向全年龄再到成人向市场,中国动漫的受众群体已经在大大扩展。

      二是人们对“中国动漫”的印象,正在由“口碑不佳”向“值得看”的观念扭转。精品创作越来越多,使中国动漫”正在向强有力的金字招牌方向发展。


      “当我们有了自己的动画企业和动漫大师,也无需探讨票房问题。”


      在宋磊的观点中,面对未来竞争更激烈的环境,只有导演品牌和企业品牌的健全,才能让中国动漫电影从“潮起”到更长远的“崛起”。

      不断蓄力的中国动漫市场,与中国观众点燃的热情和信念相辅相成。正在成长的中国动漫,也正在走得更远。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