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综合媒体 综合媒体 关注:6 内容:58

    2021暑期档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?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本文语音阅读 播音源:Aixia

    • 1
    • 综合媒体
    • 作者 / 耿凌波

      一直以来,暑期档都是动画电影的重要舞台。每年这个时候,全国大、中、小学生集中放假,迎来一年当中最长的假期,不管是好莱坞还是国内片方,都选择在这一时间段推出能够精准触达学生族群的电影,而动画电影本身虚拟的表现形式,不仅为创作不同年龄段学生都喜闻乐见的故事提供了空间,更能在此基础上包容更广泛观影人群的审美趣味。
       一起拍电影查阅公开资料发现,6月-9月暑期档期间,2018年共上映了包括《风语咒》在内的21部动画电影;2019年共上映了包括《狮子王》在内的20部动画电影;受到疫情影响,2020年首次公映的动画电影数量并不多,只有包括《妙先生》在内的7部,但依然有大量动画电影选择在此时重映,包括《超能陆战队》《疯狂的动物城》等等,有11部之多。

      2021暑期档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?

      今年也不例外。根据一起拍电影统计,截至目前为止,今年已经有将近20部动画电影定档暑期,其中包括《俑之城》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等在内的15部国产片,也包括《比得兔2:逃跑计划》《你好世界》等在内的4部进口片,以及《饮料超人》1部合拍片。在这样一个档期环境下,虽然竞争激烈,但也很容易诞生票房爆款,今年谁能一鸣惊人?

      围绕“自我”探讨的合家欢,依然是王道

       在移动互联网发达的当下,观众可以通过各种平台来表达观点,而在暑期档这样一个强调年轻人带动的档期环境中,25岁以下及25-40岁青年用户占比超六成的抖音,其数据或许更具参考性。截至目前为止,以《俑之城》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领衔的老少咸宜动画电影,相比《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4》等主打低幼向的电影,在视频播放数据上的表现更具优势。
      2021暑期档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?

      这也符合内地观众对于动画电影一贯的审美倾向。无论是将《钢铁飞龙之奥特曼崛起》《闯堂兔3囧囧时光机》等低幼向动画踩在脚下的中外合拍动画电影《白蛇:缘起》;还是打败一众日本低幼动画的好莱坞合家欢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,以及在2015年暑期档一骑绝尘,创造全新票房记录的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,都依靠合家欢类型包容了更多观众。

      其中,探讨自我意识觉醒、反抗天命立意的动画电影,似乎能够在更大范围获得观众的青睐。最典型的还要属2019年暑期档票房冠军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凭借一句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拿下50.35亿票房,跻身国产电影票房排行榜第二名。此后,同样打着“封神宇宙”旗号的《姜子牙》,也立足“不受天命束缚,做自己的神”的中心思想,拿下了16.02亿票房。

      这当然与时下的观众的特点相关,90后和Z世代逐渐成长为文化产品消费的主力军,他们本身就是更关心自我感受的一代。而探讨自我意识觉醒、反抗天命的立意,不仅契合这样一个流行趋势,更能够打破年龄、性别以及专业的界限,在最大程度上,与所有观众共情。而在今年暑期档的影片当中,喊着“只有我能定义我是谁”的《俑之城》,就是这样一部电影。

      2021暑期档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?

      影片路演的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。《俑之城》不仅能俘获像郑州师范学院这样的综合类院校同学们的心,让他们从普通观众视角受到触动:“可以说是深入浅出地表达出来每个青年的心声。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蒙远,他就是勇于追梦、不附属、不任命、不被他人定义的所有青年的化身。”还能打动中央传媒大学这样的专业类院校的同学们,给出不俗反馈。

      要知道,中央传媒大学作为国内信息传播领域行业特色大学,不仅是影视行业高精尖人才的摇篮,其面对一部电影,无论观察的角度还是输出的观点,都更犀利也更从专业出发,因此,如果不是底气十足的影片,并不敢轻易将中传作为自己高校路演的一站,《俑之城》不仅进了中传,还拿到了不错的反馈,无论是影片“故事设计的层层递进”,还是“突破时间与空间跨度的巧思构建”,都令人中传师生眼前一亮。
       在高校路演这样一个微观模拟暑期档市场环境的场域中,《俑之城》能够在综合类院校和专业类院校中,都能取得不俗的反馈,某种程度上,也能恰恰可以看作是一种“下沉市场”和“一、二线城市”对影片接受情况的一种投射。尤其在后疫情世代,人们外部的生存环境动荡,大家更需要透过对自我探讨的电影,向内求索,来找寻内心的依靠和支撑。
       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《俑之城》的受众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广泛。
      “神仙内卷”背后:动画电影需要新鲜感
      自从动画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凭借着一句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在票房体量上突破50亿大关之后,不仅行业内外对于动画电影的票房容量都有了全新的认识,也有越来越多动画电影在试图复制《哪吒》的成功,比如去年暑期档的《姜子牙》、今年暑期档的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,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,这些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背后都依附着中国古代神话IP。
      哪怕再往前回溯,最早扛起国产动画电影复苏大旗的《大圣归来》,背后也有《西游记》这样一个中国古代神话IP背书。
      此前媒体统计,2015到2020近五年间,总共有878部国产动画电影备案,其中至少有119部中国古代神话IP改编的动画电影。而在这些中国古代神话IP中,大家选取的人物形象也都非常保守和集中,无非就是一直活跃在大银幕、小荧屏的几个形象,包括24个孙悟空11个哪吒会即将在电影票房市场上“斗法”,其枯燥程度堪称“神仙内卷”。

      2021暑期档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?

      而之所以热衷于“神仙内卷”,与中国古代神话IP几千年来积累下的“高人气”有关系,不仅自带拥趸,让片方在宣传上能省下很多力气;还相对安全,其影响力和市场号召力,都经过了市场多次验证。此前就有动画从业者在接受采访时提到,从《大闹天宫》到《大圣归来》,从《哪吒闹海》到《魔童降世》,中间经过了20余年,出现过很多版本的孙悟空和哪吒,但每一版都有他们自己的粉丝。

       事实也证明,诸如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姜子牙》等中国古代神话IP改编电影,确实有着不错的票房成绩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如果未来20年国产动画电影还拘泥于中国古代神话IP的同质化开发的话,不仅整个中国动画电影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会出问题,难言与北美、日本动画竞争,现有的粉丝看腻了“新瓶旧酒”,也难免会转移注意力。
       在豆瓣、猫眼等观影评价平台上,都经常能看到类似吐槽的声音:“哪吒太累了,今天是眼圈乌黑的调皮小孩,明天就是街头扮酷的朋克少年,资本马不停蹄地开发,已经让这个人物IP开始呈现出一种力不从心的疲惫感,同样情况的,还有青、白两条蛇。”很显然,国产动画电影的发展,正在陷入一种“啃老”的困境之中,亟需原创IP注入活水。
       从这个角度上来看,今年的《俑之城》或许能实现这一点。

      2021暑期档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?

      《俑之城》是由一个全新的国产动画原创IP生发出来的一部原创动画电影。由一介平凡的杂役俑蒙远的视角,进入光怪陆离的地下俑之城世界,通过一段段浪漫、奇幻的冒险,一次次真实与虚伪的碰撞,认识世界,也认识自己。主创团队花费五年,将秦、唐、宋等朝代地下城串联,搭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,展现了一个观众从没见过的地下世界。

      2021暑期档需要什么样的动画电影?

      这背后其实是方特的制作能力在起作用。众所周知,方特是动画电影赛道的常胜将军。此前出品的一系列《熊出没》电影,堪称国产动画历史上最赚钱的系列IP之一,《俑之城》作为他们全新开发的系列IP,主创团队特意千里奔赴秦始皇陵,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考察研究,将百戏俑、铜马车、碑林、傩面具等中国文化元素活灵活现地呈现在大银幕,从细节处让全新世界观立住脚。

       由此可见,《俑之城》也并没有脱离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创作源头,而是将还未有人涉足的传统“俑文化”与当代语境相融合,创作一个全新的故事。与“同质化”开发中国古代神话IP最大的不同在于,《俑之城》扑面而来一股新鲜感。而这也顺应了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趋势,在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积累的优势基础上,进行开放式创新。
       对于看腻了中国古代神话IP改编的内地观众而言,《俑之城》或许会是一次不可错过的观影体验。

      LV3

      [s-41]

      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

      回复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